• 典当是一种新的理财观
  • zt.wineast.com 发布时间:2010-12-16 16:08:00
    作者:佚名 文章录入:网友(xinxilan)
  •   “典当行业是去年宏观调控下的‘幸运儿’之一。但是如果仅仅依赖于宏观调控,‘好日子’将稍纵即逝。对于企业来说,只有在大好形势下抓住机遇,根据市场调整经营战略,才能过上真正的‘好日子’。”东方典当行总经理王福明日前在接受NBD记者专访时深有感触地说。

      在王福明的带领下,东方典当行在去年11月23日的销售收入就已突破2500万元大关,提前39天完成原定的经营指标;单日当金发放突破15万元,亦创造了公司成立以来的最高记录。

      今年元旦期间,王福明“史无前例”地带着公司30多号员工,一起到风景如画的昆山度假。这个一贯在企业中推行“法西斯”式管理的企业领导人和员工一起在欢歌笑语中送走了2004年。

      首推 “有钱人进当铺”

      在典当行业,流传着这么一句话,典当行情是“全国看上海,上海看东方”。但对于王福明来说,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东方典当行有5000万元的全国最高注册资本,而且还因为东方首创了“有钱人进当铺”的概念,在典当行业掀起“波澜”,成为被众多同行效仿的对象。

      2002年5月成立的东方典当行,一出手便与整个行业传统做法不同。当年8月,他们就在上海的典当市场投下了一枚“重磅炸弹”——推出“东典出境旅游融资宝”。“我的目的就是要一举打破‘典当是穷人的专利这一陈腐观念,”王福明说。

      之所以选择从出境旅游入手,王福明显然有他的打算:出境游的客户层次普遍较高,能“自上而下”地引导普通百姓;而且对客户来说,外出旅游时,贵重物品放在典当行,也免得再提心吊胆,如此一举两得。

      结果效果很明显,第一批就有30个客户前来办理。此后,他们又根据市场需求,先后推出“留学融资宝”、“中小企业融资宝”等9大融资宝,东方在业界也一炮打响。2003年,公司全年的当金发放总额达到15亿元,而当时整个上海全年当金发放额也就是30亿元。

      展会上推销“新理财观”

      对于王福明来说,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,向客户灌输“新典当”的概念。在他看来,与客户“亲密接触”的最好机会,就是各类专业性的融资理财博览会。2004年,东方典当行仅参展费用就花了6万多元。

      去年6月,在青岛举办的“第三届APEC中小企业技术交流暨展览会”给王福明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当时偌大的一个展会,典当行仅东方一家。

      当时,参展者都好奇地围在了展台旁,大家都在想,典当行怎么会来参加这样的专业性展览呢?

      于是,王福明和他的员工不失时机地向人们一遍遍介绍起了典当的“新理财观”:借款10万元,借期一个月,在典当行,你付出3500元的手续费用;向地下钱庄借肯定不止3500元;向银行借,手续费是要便宜一些,但是程序复杂,借款期限起码是一年,一年的利息支出就是5600多元。

      有钱人去当铺的“新典当”概念不仅要宣传,还要紧紧守住“典当门槛”。王福明坚持:来典当的民品至少价值在1千元以上,钻戒要求30分以上,手表只做十大名表,房产只做有两套房产的客户。

      目前,东方典当行的主要客户是年收入10万元以上的个人和注册资金一两百万的小型企业,典当行真得变成了“有钱人某的地方”。

      适时推出新业务

      从去年国家开始采取宏观调控政策后,不仅贷款审批更加困难,有些本来已经批下的贷款也停止发放,使得很多小企业面临急迫的资金压力。为了积解决资金缺口,他们纷纷“调头”转向典当业。

      受大环境之惠,东方典当行的业绩有了明显的“加速度”。5、6月份以后,公司的业务呈连续上升1O%~15%。以前由于股票市场红火,大家都不愿抛售股票,所以在急需资金时会舍不得抛售的股票作当品;今年,更多的人是拿了房子作当品,而房子的手续费比股票高了1%,对典当行来说,无疑是“多了一笔收入”。 然而,王福明对顺势而上的收益并没有完全满足。2004年10月,宏观调控后的市场反响越来越大,首当其冲的就是很多汽车经销商的资金周转出现了困难。

      在一次与朋友的交流中,这位做汽车经销的朋友向他诉起了苦。原来去年下半年车市停滞不前,他的仓库里堆满了汽车,厂家的任务又不停压来,搞得他一筹莫展。

      这可提醒了王福明。“头脑活络”的他马上联想到了“新车批量典当”,并立马成立了专门的部门,开拓了新的业务,又为朋友救了急,可谓是"一石二鸟"。

      该奖的奖 该罚的罚

      虽然生意"红红火火",可王福明的心思却从未少费过。“典当行的关键‘手艺,不仅仅是识别珠宝玉器,更重要的是识别信用。”虽然幸运的是,东方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过坏账,但王福明说,“手里的一支笔,饱蘸了压力”,每签一个字,者感觉是重若千金。

      与其他专业的典当行不同,东方典当行的当品横跨了许多行业,而王福明最多只可以说是“房地产的专家”。“每一个行业,每一批业务都要他来最后把关,其实是很难为他的。”公司的钟表鉴定专家倪思文有点为他的老板“打抱不平”。

      “行业现状就是这样子的,对于每一位员工来说,一个小小的差错,可能会造成很难挽回的损失”。王福明神色凝重地告诉记者。为了避免差错,王福明在企业充当起了“法西斯”的角色,建立起了严格的制度,并要求员工严格执行。

      由于典当行业是“老戏新唱”,刚刚重新起步,原来典当行业的标准很低,没有现成既定的规章制度。为此,王福明着手编辑了厚厚的一本《典当行业操作程序》,整整100万字。他自己一边编,一边学,而且求员工人手一本,季度培训,季度考核,并依公司规章进行奖惩。

      考核的时间马上到了,王福明说,员工都在等着“开盖头”,“该奖的奖,该罚的罚,马上就会见分晓。”